12月26日,京东方发布公告称,与福州市人民政府、福清市人民政府、福州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福清市城投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京东方福州第6代AMOLED(柔性)生产线项目投资框架协议》。

协议主要内容显示,这条生产线将用于生产高端手机显示及新兴移动显示产品,上述福州市政府等四家机构(以下简称“甲方”)有意由其和指定投资平台为京东方提供政策及资金支持。

具体来说,该AMOLED生产线,玻璃基板尺寸为1500mm×1850mm,设计产能最终达至玻璃基板投片量48千片/月,参与方将在福清市设立有限公司,负责投资建设及生产经营生产线。

项目公司注册资本260亿元,其中147亿元由福州市人民政府、福清市人民政府、福州城投和福清城投指定投资平台筹集,113亿元由京东方筹集。注册资本以外投资额由合作双方共同通过外部融资解决。福州市人民政府、福清市人民政府、福州城投、福清城投将协助项目公司取得不少于205亿元外部融资。

近年来,京东方在柔性AMOLED领域大举投资扩张,已在成都、绵阳、重庆、福州四地布局,成都产线已于去年10月实现量产,今年京东方首次为华为Mate 20系列手机供应柔性AMOLED屏幕。

京东方首席执行官陈炎顺日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京东方目前在液晶显示(LCD)领域已做到全球第一,未来的重点将转向下一代显示技术和产品方面,例如OLED。

甲方承诺,协助加快项目立项、环评、土地竞得等各项报批工作;未经京东方书面同意,甲方和/或甲方指定的投资平台不得将其所持项目公司股权转让给第三方;自项目公司投产之日起三年内不在福州地区内引入其他TFT-LCD、AMOLED显示器件的生产制造企业。

此外,甲方还承诺,该项目除享受国家及福建省高新技术企业、自贸区政策等优惠政策外,还将在土地配套条件、能源供应、人才引进等方面提供政策性支持。

2018年3月,京东方曾披露总投资465亿元人民币在重庆两江新区建设第6代AMOLED(柔性)生产线,主要定位高端手机显示及新兴移动显示产品。在项目公司,京东方持股38.46%。

京东方曾表示,重庆项目投产后,全面屏手机、车载及可折叠笔记本等高附加值产品将相继量产,并与成都和绵阳的生产线发挥协同效应,不仅能够提升公司在中小尺寸高端显示,提高市场占有率,而且有利于提升全球竞争力,争取产业主动权,提升盈利。

2017年10月,京东方在成都举行了第6代柔性AMOLED屏幕生产线量产仪式,是国内第一条柔性屏生产线,也是三星之后全球第二条开始量产的第6代柔性AMOLED屏幕生产线。该生产线于2015年投建。2016年12月,京东方绵阳生产线开工,预计2019年投产。

2018年8月,京东方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应,成都生产线进展良好,正在爬坡,综合良率已超过70%。

CINNO Research:中国AMOLED面板产线汇总

陈炎顺:京东方要做显示领域领导者

陈炎顺表示,显示产业进入“寡头竞争”阶段,京东方在这轮竞争中竞争力和市场地位进一步提升。LCD产品供求关系发生变化,价格下滑。但创新性技术产品价格仍能维持相对较高水平。尽管OLED渗透推广不及预期,但这是显示领域发展重要方向。京东方要做行业领导者。

对于向物联网等细分领域拓展,陈炎顺认为,多元化发展不是无原则,而是严格遵循在半导体显示和传感这两个核心技术所形成的平台能力基础上进行辐射。

2003年以来,京东方通过海外并购切入液晶显示领域,一路走来争议与荣耀并存。多项统计指标显示,公司如今拥有全球最先进的显示技术和最大规模的液晶面板出货量,在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显示器、电视五大领域,其液晶显示应用全球市占率均为第一。

进入“寡头竞争”阶段

问:2017年下半年以来,大尺寸液晶面板价格震荡下行,不少机构担忧公司的盈利情况。如何看待液晶面板行情未来走向?

陈炎顺:去年下半年以来,LCD行业处在下行通道,行业处于供过于求状态,很多产品价格下降幅度较大。比如,32英寸产品从过去70美元左右降到大概45美元水平,43英寸产品从140美元降到接近85美元水平。

LCD产品价格下滑,一方面取决于市场环境供求关系的变化。经过一段时间的供不应求状态后,由于几条新产线产能释放,导致供应量增加,超过了需求,因此出现价格下滑;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导致标准产品价格下降。不过,创新性技术产品价格仍能维持相对较高的水平。

过去一年多时间竞争激烈,行业进入“寡头竞争”阶段。京东方在这轮寡头竞争中,竞争力和市场地位进一步提升。根据IHS数据,今年上半年,京东方LCD面板出货面积同比增长34%,在全球前五大厂商中增长幅度最大,同时出货数量稳居全球第一;在LCD五大应用领域,均蝉联全球市占率第一的位置。

问:在行业整体下行的环境下,公司今年为何又投资多条高世代产线,且每一条线投资都在四百亿元以上?

陈炎顺:京东方在建的产线包括LCD和OLED。具体为武汉TFT-LCD10.5代线、绵阳柔性AMOLED6代线、重庆柔性AMOLED6代线。从产业发展规律看,我们目前在LCD领域已做到全球第一,未来重点将转向下一代显示技术和产品方面,例如OLED。

这些年,京东方在LCD领域经过艰苦卓绝努力,从一张白纸进入了全球领先者行列,但和第二名、第三名差距不算很大。我们进入半导体显示行业时,未来的愿景就是要做行业领导者。这需要高出第二名一大截才行。目标是通过未来五年、十年努力,在LCD技术领域再跨上一个台阶。无论产品技术、工艺技术还是基础技术方面都成为全球领导者。

OLED市场前景广阔

问:对OLED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看?

陈炎顺:早在2001年,京东方就成立了AMOLED技术实验室,对这项技术的研究很深入。正式投资OLED产线以前,我们非常谨慎。先在北京建设OLED产品实验室,并在鄂尔多斯、成都分别建立了OLED产品试验产线,从技术研发、产品研发到量产研发形成了一整套体系。

未来OLED是发展方向。从中小尺寸市场看,目前OLED已经量产化;中大尺寸市场方面,OLED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问:有分析指出,OLED的渗透推广不及预期。制约其大规模应用存在哪些因素?

陈炎顺:我想强调两点。第一,OLED是未来显示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这是确定的。第二,OLED产品和技术发展不会一帆风顺,技术和市场发展需要分阶段进行。OLED成长是在波动中前行。

今年上半年,OLED市场发展不如预期,特别是在手机市场增长率不高。主要原因不是产品不好、技术不好,而是因为太贵。

目前使用柔性OLED显示屏的产品价位均超过5000元人民币。2018年,全球售价超过5000元的手机大概1.79亿部。其中,柔性OLED手机为9500万部。随着OLED技术发展、良品率逐步提升、成本下降,OLED手机的价格会下行。不久的将来,3000元以上手机将可以采用柔性OLED显示屏。根据市场研究公司GfK的数据,2018年全球售价3000元以上的手机销量为3.3亿部左右;柔性OLED市场至少存在超过1倍的增长空间。因此,3000元以上手机全部用上OLED,就是市场爆发时期。

除了中小尺寸的手机市场,OLED产品形态和应用领域不断向可穿戴设备、车载、平板电脑等领域扩展。未来两到三年,车载显示会是OLED应用的重要方向。因为汽车本身是流线型设计,适合柔性显示产品应用。车载显示将促进OLED市场爆发。

问:在OLED领域,公司与三星相比存在哪些差距?

陈炎顺:截至2018年上半年,京东方在OLED领域可使用专利超过23000件。目前OLED处在快速增长期。根据IHS的数据,未来两到三年,OLED市场增长速度将超过20%。京东方有很多机会,按照自己所制定的产品技术、工艺技术、量产技术路径走下去,一定能在OLED领域实现引领全球的目标。

成为行业领导者

问:要成为行业领导者,具体应该怎么做?

陈炎顺:对技术的尊重和对创新的坚持是京东方成功的根本。2003年以来,京东方始终保持将营业收入不低于7%的份额投入研发。这个份额比较大,尤其是对于曾经非常困难的京东方。

2006年-2012年,京东方几乎连续扣非净利润亏损。坦率来讲,公司想实现盈利也能做到,把研发投入降下来或者取消就可以。但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我们非常清楚,研发投入降下来,京东方就没有未来。

正是持续不断的投入和积累,才能够让京东方从2013年以来在专利申请量方面一直处在行业全球第一的位置。

除了研发投入,京东方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技术战略、技术愿景、技术规划、技术合作、专利管理以及产品研发、工艺研发、前端技术研发体系。这是确保京东方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能在技术创新方面领先于行业的保障。

问:对新技术的敏感性和前瞻性很重要。除了OLED是未来显示的重要方向,是否关注其他显示领域创新性技术?

陈炎顺:在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董事长有句话说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担心地球某个角落一个小子在车库发明一种新型显示技术,就颠覆了整个显示行业。京东方在追踪前沿技术方面非常下功夫。我们有一个部门叫前沿技术寻源,跟踪全球未来显示技术,并进行研发合作。

在启动6代线之前,京东方已自主建成国内首条液晶显示生产线——北京5代线,翻开了国内自主制造液晶显示屏的新篇章。但5代线液晶面板主要满足计算机用面板,不能满足电视面板的需求。

6代线的建设计划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前前后后跨度三年。当时各界对自主建设高世代线技术信心不足,偏好引进国外成熟厂商的技术。

经过多轮磋商和评估,投资175亿元的京东方6代线最终于2009年4月在安徽合肥开工,2010年10月产线量产,很快良率就达到95%以上,远超预期。京东方与合肥的深度合作就此展开。2015年12月,全球首条最高世代线——京东方合肥第10.5代TFT-LCD生产线开工建设,2018年3月成功量产。这让中国企业成为全球显示领域的领跑者。

创新传承

陈炎顺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京东方是一家技术创新公司,对技术替代的“焦虑”始终驱动其基于前瞻性战略考虑进行技术布局。

当年的北京电子管厂(京东方前身),CRT配套业务是其支柱业务。在CRT技术仍然如日中天时,京东方毅然决定以LCD为核心发展方向,2003年以3.8亿美元拿下韩国现代电子的液晶面板业务。

刚进入LCD行业时,陈炎顺说,公司相关技术骨干只有九十名。“当时把国内所有学半导体的、微电子的人才都聚集过来,一起登长城,一起面对长城宣誓,要走出去学好技术回来为国家服务。”这一批种子人才后来在京东方13条产线建设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如今,京东方在半导体显示领域已成为全球领先者。未来的路要如何走?如何面对技术替代?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表示,京东方已进入无人区,前面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东西,这时候压力更大。“要保持持续领先,不被替代,就得选对未来方向,坚定快速地执行下去。方向错了就全错了,动作慢了就会被人吃掉。一定要对技术替代有危机意识。”

技术创新充满不确定性,京东方所选的物联网方向也并不好走。企业对物联网话语权的争夺战已经打响。

陈炎顺对京东方的技术创新实力充满信心。“2017年,美国商业专利授权前30名企业当中,京东方处在第21名。在Top30企业中,来自中国内地的企业只有两家,另一家是华为。”

要想经历技术更迭的考验,成为行业领导者,陈炎顺认为,要建立保持企业技术创新30年领先的技术研发体系。“这很难做,但这是确保京东方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技术创新方面领先于行业的组织保障。”

人才队伍建设方面,陈炎顺说:“可以看到,京东方发展非常快,背后是强大的研发能力和人才基础。绝大部分人才是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另外,我们不拘一格从全球招揽创新人才,半导体显示是全球化的产业,京东方早已融入全球化体系。”

首页时政